邮箱地址: 密码:                    

构建和谐社会 宗教能做什么

http://www.shanxizjj.gov.cn/         2010-11-02        浏览次数:49391

【编者按】我国宗教自古以来就有追求和平、崇尚和谐的传统,在各宗教教规教义中,蕴含着丰富的有关和谐的训导与启示。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进程中,宗教能做些什么?如何深入挖掘宗教教规教义中蕴含的有关和谐的思想资源,为构建和谐社会服务?这不仅是时代和社会向宗教徒提出的崭新课题,也是宗教徒应当反躬自问、深入思考的重要问题。本期,我们约请了五大宗教的相关人士,共同讨论这一话题。              

六和合精神的现代意义
圣  凯 南京大学哲学系博士生

  如果我们把僧团比作为“小社会”,则可以从僧团的和合,看出建设“和谐社会”的途径。佛陀为了使僧团能够有效地、和谐地运作,提出和合的六大要素,即“六和合”或“六和敬”:见和同解、戒和同修、利和同均,是和合的本质;意和同悦、身和同住、口和无诤,是和合的表现。戒律是佛教徒的行为规范,佛陀特地提出只有将行为的规范、思想的共同、利益的均衡作为共同的原则,才有和乐、清净的僧团。    
  “和谐社会”必须是行为规范的社会,“戒和同修”是律治的精神所在。“佛在僧数”说明律治意义上的平等,对立法者、执法者、守法者同样具有法律约束意义,否则必影响到大众的团结。而且,从佛教的戒律变化与更新,从印度的戒律到中国的清规,这是佛教中国化最外层的表现,可以看出行为规范的更新。同时,从戒律的止持与作持来看,行为规范不仅是一种消极地遵守,更应该积极地去从事种种善事,不断地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准。    
  “和谐社会”必须是利益均衡的社会,“利和同均”是财富分配的原则。在一个集团或社会中,必须防范人性的堕落与过于自私,必须对利益作出适当的调剂、节制。不但如此,更要提倡“布施”,即慈善救济的慈悲精神,扶危济贫、互相救助,使困难、弱势群体得到帮助。    
  “和谐社会”必须有“公共精神”的提倡,“见和同解”是“团体精神”或“公共精神”的呼吁。一个团体或社会,虽然其成员的思想各有差异,从事不同的社会活动,但是必须有基本的伦理价值观和团体精神,才能保证团体的生命力与社会的动态的稳定性。这就是要加强社会公共道德教育,培养“公民”精神。所以,道德、宗教、人文等精神所提供的超越性价值,可以引导人们在物质利益之外寻求生活的价值、生命的意义,超越个人私利的局限,认同社会普遍的道德规范,形成最基本的“公共精神”。“和谐社会”是社会资源兼容并生的社会,各种民族、宗教、学派、阶层是千差万别的,因此必须使各类社会资源互相促进而又互相制衡。同时,社会日趋多样化,必然有一个社会主流的价值认同与对社会所有成员的包容,建设“和谐社会”的提出正是希望能够凝聚社会多元的力量。    
  从佛教的僧团来看,律治、经济、思想并重,在见和、戒和、利和的原则上,才会有平等、和谐、民主、自由的团结,才能负担起住持佛法的责任。建设“和谐社会”亦是如此,遵纪守法,提倡道德,平等民主,充分发挥各阶层的力量。见和、戒和、利和是和合的本质,表现在僧团中,必定是意和、身和、口和,这三者亦是“和谐社会”的表现。    
  “和谐社会”的建设是社会的共同目标,这是“意和同悦”的表现。作为社会成员,我们对“和谐社会”心生向往,因此在精神上志同道合,全社会共同奉献于建设“和谐社会”的伟大事业中。所以,宗教界人士必须自觉增强国家意识和民族观念,加强自身建设,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贡献。    
  在社会行为中,是有纪律而且合作的,即是“身和同住”。而且,从“身和同住”出发,我们必须注重人与自然的“和谐”,人类只有和自然“和谐”,才能共存与获益。佛法的“依正不二”即是立足于人和自然的相互依存,生命主体与环境是“一体不二”的,差别、多样性的众生,只有在同一自然中“和谐”存在,才能保证自身的发展。而且,我们必须注重“宜居文化”,这不仅是一种适合居住的社区,而且是和谐的社区文化。追求幸福是个人的事情,但是人的存在是依存性的,是一种与他人共在状态,所以个人幸福必然产生于主体间关系。世间不幸的原因在于:不想让别人幸福,就大家都不幸福。    
  “和谐社会”表现在语言文字层面,是诚实、正确,充满和谐友谊的,即“口和无诤”。所以,“和谐社会”的文化必须是“无诤”的文化,传播世间的真、善、美,使人能够积极向善、向上,引导人们趋向宁静、平和。 所以,“六和敬”的精神是人与人之间相互关系的生活规范,也是社会和谐的精神所在。从自他关系来说,就是充分地尊重所有人的生存权和人格;而且,从自他的互动来说,必须从给予他人的幸福中,谋取自己的幸福,所以应该克服内心世界的自私与欲望,真正发扬人性的光辉。    
  佛陀已经在两千五百多年前,为我们后代佛弟子提出建设和合、清净僧团的精神与原则。在推进“和谐社会”建设的进程中,佛弟子更应该发挥自身的优势,积极参与“和谐社会”的建设,这是全社会的期待,也是我们广大佛教徒的自身内在要求。              

和谐社会是道教徒的追求与使命
谢荣增 福建省道教协会副会长

  构建和谐社会是一种全新的执政理念,表达了包括广大信教群众在内的亿万人民群众对理想生活和美好社会的愿望和追求,顺民心,合民意。道教是追求和平,崇尚和谐,尊重自然,珍惜生命的宗教,理所当然应为构建和谐社会做出贡献。    
  一是发挥道教“齐同慈爱”的宽容精神,宣讲和平、和谐的教义主张,为构建和谐社会提供有益的思想资源。道教提倡“虚怀若谷”、“齐同慈爱”的宽容和包容精神,认为不同种族、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不同宗教信仰的人们应该互相理解各自的信仰、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促进社会和谐与和平。道教亦是一个祈求平安,追求太平的宗教,主张和平、和谐,人与人之间要和睦相处、协调发展,它消灾禳福,驱邪除恶的思想和宗教实践,追求的就是天下太平、世间同乐,与构建和谐社会的理念有着相似的内涵。充分挖掘道教中这些有益的思想资源,对于构建稳定有序、安定团结的和谐社会,具有重要的意义,也是道教徒责无旁贷的义务。       二是创新社会服务意识,开展慈善公益事业,奉献爱心,造福人群,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具体的努力。道教是积极入世,与人方便的宗教,道教文化作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经典和教义思想中有许多积极的内容,如“济世利人,欣乐太平”的社会责任意识;“齐同慈爱,和光同尘”的处世态度;“清静无为,俭让不先”的精神境界;“积功累德,无量度人”的行为原则,等等。充分发挥道教教义中的积极因素,引导广大信众开展赈灾济贫、资助希望工程、修桥铺路等慈善公益事业,使道教理想与造福社会实践有机结合。近几年来,福建道教界本着“慈悲济世”,“悯人之凶、乐人之善、济人之急、救人之危”的宗旨,奉献爱心,积极开展社会慈善公益事业,据不完全统计,几年来共捐资2000多万元,其中福清石竹山道院捐资达600多万元。这些善行善举,充分表达了道教界的爱国心、报国情。    
  三是发扬道教尊重生命的传统,积极保护生态环境,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人与自然是一个和谐统一的整体,只有确保天地之平安,然后人类才能获得长久的平安, 才能构建和谐之社会。道教主张敬重生命,提倡贵生精神。“天道恶杀而好生”,“一切有形,皆含道性”,希望所有的人都怀有慈悲之心,广行仁爱,手不伤生,尊重自然万物的生存权,不要随意作践自然、毁坏自然。《道德经》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知和曰常,知常曰明”;“知止不殆,知足不辱”。就是要求人们去用心认识世界万物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统一性,维护它的和谐之美,这样人类才能长久共存。道教认为,天地万物都含有阴阳两方面的因素,有了阴阳的交和才产生了生命,也就是说,只有和谐才会有生机,才能创造出一个可永远持续发展的世界文明。多年来,广大道教徒以自己有限的力量,积极投身于宫观所在地的保护林果、植树造林、保护宫观文化古迹等环境保护工作,做出了令人瞩目的贡献。    
  四是挖掘道教中蕴含的与社会主义伦理道德相一致的道德资源,弘扬正气,激励民气,为构建和谐社会创造良好的道德环境。道教的道德价值如鼓励人心向善、祛邪除恶、多做善事等,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所倡导的“讲文明、讲礼貌、讲道德、讲奉献、扶危济困”等内容有许多相同和相通之处,实现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目标也是道教的理想所在。因此,我们道教界必须努力寻找、挖掘道教教规教义中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相通之处,并以此为结合点,服务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长期以来,道教界积极开展争创“先进个人”、“文明宗教活动场所”的活动,大力倡导移风易俗,得到了广大信众的积极响应和支持。在向广大信众讲经布道时讲解具有一定积极意义的教规教义,教育信教群众把“好善乐施”、“爱人如己”作为人生信条,大力倡导做好人好事,行善积德、互相帮助、家庭和睦、邻里团结、共同富裕的社会新风尚。这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开展,有利于构建政通人和、安定团结的和谐社会。     
  当前,我国已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的新阶段。我们道教徒要高举爱国爱教的旗帜,进一步服从和服务于国家建设事业大局,为构建和谐社会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社会和谐,自然和谐,大道之兴。            

伊斯兰教与和谐社会的构建
从恩霖  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教务处处长

  伊斯兰教是一个不断适应时代要求、顺应社会发展的宗教。伊斯兰教拥有简朴明了的信条,积极进取谋求两世吉庆的人生观,拥有爱国、协商和服从主事者的政治观,拥有宽容、讲中道以及与人为善的道德观,拥有知足安命、洁身自好的生活观,拥有鼓励学习、追求知识的文化观,这些对于伊斯兰教能够适应不同社会发展阶段、适应不同地域和民族的要求、构建和谐社会奠定了丰厚的教义基础。    
  1、伊斯兰教的“两世观”是营造和谐社会的前提。伊斯兰教的“两世观”是伊斯兰教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穆圣曾说:“你当为今世而奋斗,犹如你将长生不老;你当为后世而行善,犹如你明日即将谢世。”这段圣训充分说明了伊斯兰教对今世与后世的基本态度,认为今世和后世双修、和谐社会发展,才符合伊斯兰教的精神。    
  中国穆斯林坚持“两世吉庆”说,既虔诚信仰独一的真主,履行教法规定的宗教功课,又致力于培养公正、宽恕、忍耐、敬畏、坚忍、施舍济贫等美德,把宗教伦理与社会伦理结合在一起。在处理婚姻、家庭、财产等问题上,伊斯兰教要求穆斯林持积极、严肃的态度,既要合乎伊斯兰教义,又要合乎社会伦理的要求,达到和谐的社会关系。在社会生活中,既热爱自己的民族传统,又要遵守所处的社会环境和社会道德规范,服从国家的政策法令,并能够与兄弟民族团结互助,友好相处,对整个现世生活持积极向上的态度,以此作为通向天堂的必经之路。                                                          
  2、伊斯兰教的“中道”思想是营造和谐社会环境的基础。伊斯兰教主张对人友善、宽容,主张当行则行,行止有度,绝不过分。谨守“中道”是伊斯兰教对每个穆斯林的要求,如果一个人放松了“中道”精神的修养,处事时会“过”或“不及”,或是过分懦弱,不能主持公道;或是遇事偏激,走极端,偏离了真主的中正之道。作为穆斯林必须具有“中道”意识,事事处处行“中道”,以求真主的喜悦。据艾卜•阿慕尔传述:我对圣人说:真主的使者啊!你对于伊斯兰教给我一个忠告――有它我不再会问任何人。穆圣说:“你说‘我信仰真主’,然后走正路。”这里的“正路”就是指“中道”。伊斯兰教认为,在为人处世中坚持“中道”原则,也是达到与社会相和谐的重要原则。    
  3、伊斯兰教“与人为善”的教义思想是构建和谐社会的保障。与人为善必须做到讲善言和积极为善。伊斯兰教的善事包括很多,除了作为穆斯林的日常功修外,还有从物质上或从精神上帮助他人、调节争端、维护大众利益、和睦邻里、讲求信义等等。伊斯兰教鼓励穆斯林用自己的努力做有利于他人和社会的事情。就社会而言,穆斯林能够做到助人为乐、爱护公物、保护环境、遵纪守法,就意味着行善;就职业而言,穆斯林能够做到爱岗敬业、诚实守信、办事公道、服务群众、奉献社会,就等于行善;就家庭而言,穆斯林能够做到尊老爱幼、勤俭持家、和睦邻里,就等于行善。而这些行善的内容都是构成和谐社会的基本材料。    
  伊斯兰教的这些教义思想为积极营造和谐社会环境、构建一个和谐的社会关系提供了理论基础。如何处理社会关系和人际关系,是衡量一个宗教是否能够和谐社会的关键。在社会转型、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的新形势下,中国伊斯兰教和社会主义社会相协调、相适应,积极营造一个和谐的社会环境,是全国各族穆斯林有识之士的共同愿望。             

天主教参与和谐社会构建的途径
赵建敏 北京市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

  天主教向来以实现人类和平为己任。梵二会议后,在追求敬天拜主自我灵性成长之外,对社会也更加关注,深愿对人类社会有所贡献。梵二会议前天主教的教会-社会关系是一种并行助他模式。天主教将自己视为一种“完美社会”(perfecta societas)。整个社会需要教会帮助才可获得救赎。 梵二会议后这种模式得以革新完善并且获得质的提升。当今天主教的教会-社会关系则是一种寓居共生模式。就教会和世界的关系而言,梵二会议的《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明确声称,会议将就“教会如何寓居于世界内,如何与世界共同生活与活动”加以讨论(40),同时教会“同整个人类共同前进,并和世界共同体验着尘世的命运”(40)。因此,天主教对人类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有着视同己出的责任。这项责任不是附着于教会表层的装饰性外在花环,而是与教会敬天拜主拯救人灵的内在责任同为一体的。    
  《圣经》中著名的真福八端之一就是“缔造和平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将称为天主之子”(玛 5∶9)。天主教坚持正义持守仁爱,祈愿缔造一个和平与和谐的社会。在当今中国社会由传统迈向现代的转型期中,中国的天主教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参与到构建和谐社会的进程中。    
  第一、主动融入社会,见证和平和谐。一个边缘化的团体,一个与社会格格不入的团体,一个游离于社会之外的团体,是无法见证和平和谐的。因此,坚持天主教信仰,适应并融入转型中的社会,其本身就是在构建和谐,见证和平。正如耶稣所说“你们的光也应当在人前照耀”(玛 5∶15)。酵母是要完全融入到面团中才能使其发酵的。因此,天主教会必须在社会中来完成这项使命。     天主教的信仰告诉我们,信仰的生活化完全可以给我们带来和平与和谐。与己和谐,与人和谐是我们深度信仰生活化的自然果实。真正融入社会,并在社会中切实生活出我们的信仰,无疑就能见证教会期盼和平和谐,缔造和平和谐,维护和平和谐的深切愿望。    第二、发挥道德优势,营造社会和谐。天主教视道德生活为属神的敬礼(教理 2031)。一般来讲,天主教有着道德的优势。充分发挥这种道德优势,必然对营造社会和谐产生积极推动。《圣经》列出了来自圣神的十二个美德。“仁爱喜乐,平安忍耐,容忍良善,厚道温和,忠信端庄,节制贞洁”(伽 5∶22-23)。 这些美德显然正是社会和谐的前提。天主教应该通过不同途径充分发挥这些美德的作用。在这些美德中,一个和谐的社会将会出现。    
  第三、积极服务社会,抚平心理创伤。天主教教义以爱为本。爱的两个层面就是神和人。爱人是爱神的具体实现。爱人就要服务他人。在转型的社会中,各类矛盾凸现,人们面对日新月异的社会变革与发展,心理承受着巨大的重负。这些往往都会引发人格的撕裂,对社会和谐构成冲击。天主教所宣扬的精神性慈善工作(传统上称为神哀矜)包括授业解惑,劝诫犯罪,宽容待人,宽恕得罪,安慰忧苦,为生死者祈祷。这些慈善性工作对抚平人们心理创伤,化解双方矛盾,奠基和谐和平显然不可或缺。因此,应该开拓视野创造条件为社会提供此类服务,以期收获和谐之效。    
  第四、力行慈善仁爱,缓和社会矛盾。慈善仁爱事业是天主教非常传统的工作项目,它对缓和社会矛盾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西方各国天主教都对慈善工作投注了相当大的精力。如何在当今社会,充分发挥天主教的这项传统,值得进行深入探讨。越是在转型社会中,这种慈善仁爱工作越是必要。当然,面对现代社会,这项传统项目也需要发掘出更广泛的新形式。新形式的慈善仁爱工作,必然会对缓和当今社会矛盾产生积极作用。旧时的舍粥可能不再适宜,今天所需要的,是打开思路创新适合现代社会的慈善事业。             

和谐社会是基督教的信仰和见证
徐晓鸿 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副秘书长     

  和谐社会包含三层内容:一是人与自然的和谐;二是人与人的和谐;三是社会分工的和谐。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社会主义社会发展规律性、社会控制有效性和社会生活有序性的有机统一,是政令畅通、协调发展的政治社会,是长治久安、繁荣稳定的法治社会,是平等竞争、自由开放的活力社会,是体制健全、功能完善的服务社会,是积极向上、团结友爱的文明社会,是全面发展、更高层次的小康社会。作为基督徒,在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构建中,教会和基督徒们将发挥怎样的作用是我们必须思考的问题。    
  历史上,由于近代基督教被西方殖民主义利用的缘故,基督教与中国社会始终难以融通,甚至有了“洋教”的丑号。解放后,通过三自爱国运动,基督教的形象在人们的心中已经有了较大的改变。当前中国基督教正在开展神学思想建设,丁光训主教提到它的作用时曾指出:“它能帮助信徒树立和谐和言之成理的信仰和见证”,我想这也正是基督教在构建和谐社会中所能起到的作用。    
  1、圣经中与构建和谐社会相关的教导。基督教的基本教义皆出自圣经。基督教是一个十分注重“和谐”的宗教,在圣经中“和谐”又常被称作“和好”、“和睦”或“和平”,基督教所传的福音常被称为是“和平的福音”(徒10∶36;弗2∶17)或是“和好的道理”(林后5∶18-20),因为基督来到世界,就是要在上帝与人、人与人、人与自然(世界)之间(参弗2∶14-15;赛65∶17-25)建立和平,正因为如此,基督被称为“和平之君”(赛9∶6)。    
  在谈到人与人的关系时,圣经强调“劝人和睦的,便得喜乐”(箴12∶20),“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太5∶9);耶稣主张宗教上的敬虔应首先做到的是与人和好(参太5∶24),诗篇的作者更把这种和睦关系上升到信仰的美德之中,“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诗133∶1)基督教有一个很好的信仰口号,叫做“作光作盐”,马可曾解释盐的作用说“你们里头应当有盐,彼此和睦”(可9∶50),保罗也说“你们的言语要常常带着和气,好象用盐调和”(西4∶6)。如果说这种和睦、和好的关系仅是对教会内部而言,那就显得狭隘了,和谐的教训也包括在基督徒与非基督徒相处的原则中,使徒保罗提出“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的主张,并提出“我们务要追求和睦的事与彼此建立德行的事”(罗12∶18;14∶19),希伯来书的作者也主张“你们要追求与众人和睦”(来12∶14)。    
  和谐社会也是基督教的最高理想社会,以赛亚先知和启示录的描绘,虽然以天上国度的形式向我们展示了未来的理想世界,但其重心就是和谐。上帝与人、人与人、人与自然完全和谐。    
  上述这些主张,与社会主义社会构建的和谐社会可谓是殊途同归,因为和谐社会的构建,就是要建立一个平等相待、互相尊重、祥和安宁、友爱诚信的社会环境,因此基督徒应当积极投身其中。    
  2、基督教道德与构建和谐社会的目标相一致。作为宗教道德的基督教道德,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旧约摩西律法中核心的伦理教训体现在“十条诫命”中,这“十条诫命”除了前四条是论述人与神的关系,后六条都是关乎人的,更重要的是旧约早在三千多年前有关伦理道德的论述,如孝敬父母、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见证、不可贪婪别人的东西,已成为人类文明最基本的道德因素,也是和谐社会的基础。    
  在新约圣经中,耶稣基督在登山宝训中阐述了虚心、哀恸、温柔、饥渴慕义、怜恤人、清心、使人和睦、为义受逼迫八样福气;不仅如此,耶稣自己身体力行,他说:“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做多人的赎价”(太20∶28)。耶稣在论到律法的核心时,明确地把它归纳为“爱神”和“爱人”两条,而爱神又是以爱人为基础的。博爱是基督的精神,也是基督教道德和信仰的核心。“非以役人,乃役于人”是彻底的为人民服务;“施比受更为有福”是倡导奉献精神;“众人以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是叫人专做好事。基督教的伦理道德,要求人凡事存无愧的良心,“无论做什么,要从心里做,不是给人做,乃是给神做”。丁光训主教认为:上帝最重要最根本的属性“是他的爱,在基督身上看到的那种爱,在痛苦和十字架面前也不回头的那种爱,使他为他的朋友舍命的那种爱”。这些要求都是与构建和谐社会相一致的。    
  3、基督教文化应在和谐社会的构建中贡献自己的力量。宗教本身就具有很强的文化性,就基督教而言,无论是教堂建筑、圣诗圣乐、雕塑绘画、文学艺术等各方面,其文化蕴涵的伟大精神早已超出了宗教本身,成为世界文化的宝贵遗产。邓小平同志曾说:“必须大胆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这理所当然地包括宗教文明创造的成果,包括以宗教的形式保存下来的人类优秀文明成果。    
  构建和谐社会也必然会表现在文化方面,从而反映现实生活中人们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取向。去年,中国基督教在香港成功地举行了名为“脚前的灯,路上的光”的圣经展,其意义已经超出了基督教本身,即使不谈它的政治意义,它的成功举办也恰恰反映了中国文化的多元性和包容性。    
  有人说文化是福音的土壤,善哉斯言!基督教只有深深扎根在中国文化的沃土中,才能结出好的果实,这也正是“道成肉身”向我们显明的真理,反过来这种扎根,也会成为适应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一部分,进而为和谐社会的构建做出贡献。

(转载《中国宗教》)

】 【打印此文】 【关闭
主办单位:山西省宗教事务局(山西省民族事务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09000420号